华国锋纪念网 > 人生往事

华国锋在革命战争时期往事:建立南头抗日根据地

2018-12-16来源:历史文档编辑:国锋伟业


一九三九年十二月,凛冽的寒风夹着冬雪送来了一个令人揪心的消息:卖国求荣的阎锡山撕下与我党“合作抗日”的假面具,一手制造了耸人听闻的“晋西事变”(也叫十月政变),血腥屠杀共产党员和大批爱国人士,残酷摧毁抗日政权和各种救亡团体。霎时,晋阳大地血雨腥风,吕梁山下云遮雾障。地处晋绥边区八分区前哨的交城,更是首当其冲,受到阎匪的严重破坏。狐偃山下的南头村,往日是一片轰轰烈烈的抗日气氛,如今是死气沉沉,万马齐喑。然而,村里的地主汉奸蠢蠢而动,四处扬言:内战要代替抗战了,共产党站不住脚了,穷小子别想再神气了。乡亲们听了心里沉甸甸的,日夜忧虑不安,唉声叹气,难道抗日就这样完了?难道就让日本鬼子任意宰割我们的妻儿老小?难道我们祖祖辈辈盖起的房屋、开垦的土地,就让日本鬼子霸占?难道……想着想着,人们流下了伤心的眼泪。拄着拐杖的老大爷、老大娘,抱着娃子的女人,扎羊肚毛巾的后生经常集成一堆,站在路旁,向来往行人打听共产党的消息。他们翘首仰望高高的狐偃山,心里在想:也许共产党还在,就在山里,说不定有一天就下来,给人民指路,领着南头村人民继续抗日……

群众盼党,党也时刻关心着群众。为了发展抗日力量,打击顽固势力,建立抗日民主根据地,党派出自己的优秀儿女深入群众,开展工作。

一九四○年春的一天,任交城县各界抗日救国联合会主任的华国锋,就肩负这样的重任,和县抗联干部肩背背包,来到南头。他们一进村,就张贴布告,刷写标语,向三人一堆、五人一围的群众宣传“晋西事变”后的抗日战争形势,解答乡亲们提出的各种问题,宣传“抗日救国十大纲领”。

“共产党没有离开我们!”

“抗日又有了主心骨!”

乡亲们奔走相告,愁云驱散了,南头村又充满着抗日激情。但是,不知为什么,有一些人锁着眉头,心里还觉得有些顾虑。

后来,华国锋又来到这里。到这以后,白天,和乡亲们一起扶犁耕地,晚上,找贫苦农民促膝谈心,调查南头的政治情况。原来在“晋西事变”中,这里的进步力量受到了摧残。要把群众真正发动起来,开展抗日运动,必须首先培养骨干。华国锋发现村里三位苦大仇深的后生,思想先进,抗日积极,就着手培养他们。在山梁上,在土窑里,找他们个别谈话,讲解中国共产党的历史、性质、纲领和党员的义务,讲解党在抗日战争中的任务,并对他们的历史进行了审查,分别由县委干部秘密介绍他们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一天夜里,月上东山,柳丝轻飘,华国锋召集他们在贫农老郝家的土窑里开会。华国锋热情洋溢地说:“晋西事变”后,早已向日寇妥协投降的蒋阎匪帮,妄图以内战代替抗战。我们一定要执行毛主席提出的方针,坚持抗战,反对投降;坚持团结,反对分裂;坚持进步,反对倒退;团结一切抗日力量,反对反共顽固派,揭露阎锡山的阴谋,发展抗日民主根据地。今晚,我们要成立南头村党支部,县委决定,由老王同志任支部书记……

党支部的成立,为建立南头抗日根据地打响了第一炮。在党支部的领导下,南头村的抗日工作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:建立抗日民主政权,发动群众斗争汉奸恶霸……

这天,村里的打谷场上挤满了人,你说我笑,热气腾腾。世世代代受苦的人们扬眉吐气,压在心底的对日寇的满腔仇恨火山似的爆发了。

华国锋身穿灰色棉衣,头戴八路军军帽,腰束棕红色皮带,站在打谷场的土台上,通俗易懂地宣传抗日战争形势和党的方针政策,宣传“抗日救国十大纲领”,公布了“合理负担”和“减租减息”政策。华国锋在会上强调说:乡亲们,我们祖祖辈辈吃够了没有政权的苦头,今天,我们南头村要进行民主选举,选出我们大伙信得过的村长。

乡亲们屏声静气地听着,一双双信赖的眼睛注视着这位县抗联的年青领导干部。毛主席的光辉指示,党中央的伟大号召,通过这位抗联主任的宣传,一字一句,象吕梁山涧的滴滴甜水泉,流进了人们的心窝,化成了无穷无尽的力量。

“人眼是秤”。会后,大伙一致推选抗日积极分子老郝为抗日行政村村长。南头村人民推举出了自己的当家人,多么令人欢欣鼓舞啊!有人编了歌谣唱道:“杨柳叶儿青,杨柳叶儿长,咱村今年选了个好村长!多亏共产党的好领导,抗日救国有希望!”

南头村的党组织和村政权建立后,群众在党支部的领导下,锄奸反霸,减租减息,生产支前……都搞得热火朝天。但有一件叫村干部头痛的事:南头村西边有条大路,西通西冶川,北通古交镇,日伪军经常沿路下乡骚扰。

春天的一个夜晚,华国锋又来到南头村,在房东雷大娘家,点起了麻油灯,召集村干部和抗日积极分子开会。村于部向华国锋提起了这件令人头痛的事。华国锋听了笑着说:我来也就是为这件事,你们看,毛主席早有指示。说着,他打开毛主席著作《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》,念给村干部们听:“就是用一切力量,包括武装部队的力量在内,去发动民众的抗日斗争。要从这种斗争中去武装人民,即组织自卫军和游击队。”华国锋说:按毛主席说的意思,建立农村抗日根据地,除了建立基层党组织和村政权外,还有十分重要的一条:组织人民武装,加强群众性的武装斗争。武装斗争是建立和巩固根据地的支柱,是根据地斗争的主要形式,没有武装斗争,就没有根据地。

村干部听后,人人心里象燃起了一把火。村长老郝把衣袖一卷,说:“毛主席的话,句句是真理。跟鬼子干,就要搞武装。‘晋西事变’前,我们就是吃了这个亏。今天,有老华给咱们引路,我们一定要好好干。”

会后,南头成立了民兵中队。乡亲们拍着巴掌推举出了民兵中队长。三十多个后生争先恐后报了名。没有武器,就找来铁匠,自己动手,打起了大刀、红缨枪。华国锋给他们上政治课,带他们搞军事训练。每天早起,中队长带着他们在山梁上练操,口喊“一、三、一”,唱起战歌:“游击队呀昡嗬嗨,打敌人呀昡嗬嗨,保家乡呀昡嗬嗨,庆胜利呀昡嗬嗨!……”人民有了自己的武装,敌人和汉奸再不敢轻易来骚扰了。

坡上的山桃树结了红果子,沟里盛开了黄橙橙的剪剪花。华国锋又开始建立和健全南头农救会、青救会、妇救会,儿童团等抗日群众组织。

一天,华国锋来到年已四十开外的抗日积极分子张大婶家。张大婶出身好,热心抗日,是妇救会主任的好人选。但她总觉得自己不会说不能道,没有文化,挑不了这个头。华国锋就是来做她的思想工作的。她正在窑洞里纳鞋底。华国锋上前和蔼地对她说:大婶,抗日民主政权成立了,村里要组织妇救会。我们人民政府了解你,信得过你,你给村里的妇女们领个头吧!张大婶听后,疑惑地说:“老华,我的孩子都十大几了,我还能干个甚!要说抗日,那不含糊;可叫我给婆姨们领个头,我可领不了,我没文化,又不会说”华国锋耐心地给她讲在毛主席、共产党领导下,妇女们要组织起来,自己解放自己,积极参加抗日的道理。张大婶听着听着,好像一股春凤吹进了她的心里,觉得浑身是劲儿。她坚定地对华国锋说:“只要打鬼子,打顽固,大婶豁上命也干,挑个头儿么俺也试试。”

妇救会成立了,华国锋又忙着筹备建立儿童团。成立那天,他给孩子们讲了话,发给每入一本抗日课本,一把大劈刀和一杆红缨枪,让他们白天站岗放哨,盘查生人,晚上清查户口,打击日伪汉奸。华国锋还让儿童们搜集家家的煤烟作墨汁,刷写标语……

多少个月夜霜晨,多少个暑日寒天,华国锋不辞劳苦,串窑洞,进士屋,宣传党的主张。眼熬红了,脸消瘦了,这些抗日群众组织终于先后成立了。

从此,南头,这个穷困偏僻的山庄发生着深刻的变化,群众的抗日情绪日益高涨。看吧!农救会会员在山坡上给抗属耕地;青救会会员背着大刀在打谷场上练操;妇救会会员在油灯下赶做军鞋;儿童团团员拿着华国锋发给他们的大劈刀和红缨枪,气昂昂地在村头路边站岗放哨。路上走着送军粮、军鞋的大车,村头上响着锣鼓和口号,青年们披红戴花去参加八路军、游击队。抗日根据地一派欣欣向荣,有力地支援着抗日战争。

但是革命根据地的建设不是一帆风顺的。根据地严重威胁敌人,敌人千方百计破坏根据地。输红了眼的驻古交日本鬼子嚎叫:据点五十里以内的村庄实行“维持”,派粮派款出民伕;五十里以外的实行杀光、抢光、烧光的“三光政策”。日本鬼子经常出动飞机对根据地狂轰滥炸,烧毁房屋,枪杀群众。南头村里,有人因汉奸告密被鬼子惨害了;鬼子还强迫群众交粮交款。这一带有名的汉奸“狼头五”也扮做卖醋的潜入村里,刺探抗日根据地的情报……

在日寇对交城山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大“扫荡”的时候,村长心里火辣辣的,经常坐在炕头上抽闷烟。乡亲们望着被日本鬼子烧毁的房屋和杀害的亲人,胸中怒火在熊熊地燃烧。

一天黄昏,老郝正座在炕沿上抽榆叶烟,想着对付敌人的办法,但怎么也想不出头绪来。这时忽然听见有人敲门。他忙开门一看,原来是张大婶。她乐滋滋地对老郝说:“老郝,跟我走!”老郝不解地问:“干甚?“上山去!到那儿,你就知道啦。”

老郝满腹心事地跟着张大婶来到南头村后的一个山洞青羊角。洞里,点着松明子,只见一个高大身影向老郝走过来,并和他紧紧地握手。老郝定神一看,原来是华国锋。他又惊又喜,含着眼泪说:“华主任,你来得真是时候,我们村又有困难了。”接着,他一五一十地把村里的情况作了汇报。

华国锋认真地听着,周密地思考着,然后说:我们要坚决与日本帝国主义斗争到底,坚决不给敌人一粒粮、一分钱、一棵草。革命根据地的人民心是红的,骨头是硬的,敌人越猖狂,我们越要坚持跟敌人斗。他停顿了一下,又有力地说,咱山里人好把“头”说成“斗”,咱南头,对日寇来说,就应该成为“难斗”!

第二天,华国锋下山来到村里。正赶上妇救会帮助落后妇女。张大婶耐心地对一个女人说:“你也不想想,往棉花里掺沙子,这叫抗日吗?简直是替鬼子打我们。华主任说过,这都是给咱八路军做衣做鞋用的,来得不容易啊!现在,敌人正在‘扫荡’,八路军有困难,我们妇女们更要行动起来,组织起来,支援咱八路军狠狠打击鬼子汉奸华国锋听着,频频点头。多好的抗日群众啊!张大婶自从出来工作以来,样样工作抢在前,主动成立了“洗衣服务组”,不分白天黑夜,不管刮风下雨,给八路军伤病员洗衣服,拆洗被褥,送鸡蛋、白面,人人热情地称她拥军妈妈。两个儿子在前线英勇牺牲,她把眼泪咽进肚里,把悲伤忍下去,工作更积极主动了。有这样的抗日骨干,根据地的斗争,定能取得胜利。

华国锋走出妇救会,来到街上,把群众召集在起,指着被敌人洗劫后的村庄,号召南头人民化仇恨为力量,向鬼子讨还这笔血债,号召大家向拥军妈妈学习,挺起腰杆跟日本鬼子斗到底。会后,他帮助老郝组织群众,重建家园,安排生活,坚持斗争。华国锋的到来,使南头的抗日情绪又高涨起来。

在华国锋的具体指导下,南头人民与敌人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,处决了本村死心塌地为敌效劳的汉奸,不给敌人送粮,送款,送民伕,取得了反维持斗争的胜利。南头。对日本鬼子来说,真正成了“难斗”。

南头根据地反“扫荡”的胜利,气得古交的日本鬼子咬牙切齿,顿足捶胸。他们绞尽脑汁,想出非常毒辣的一招,派出特务走狗四处放风:南头要是再不给皇军“维持”,几天之内,就要把南头化为一片废墟,抓住的人不管男女老幼一律砍头。……

这时,汉奸也替鬼子帮腔,说只要肯当“皇军”的“良民”,南头就太平无事了。贫苦农民却说:“维持鬼子可是卖国作孽,咱们说甚也不干。”有些胆小怕事的人找到村长,忧心忡忡地说:“不维持怕不行吧,鬼子要是三天两头来,怎么受得了。”每当这时,村长总是紧握乡亲的双手,坚毅地说:“乡亲们鬼子作的孽,咱们能忘吗?现在有新政权,有八路军大部队在这一带活动,咱们怕个甚!我们一定要记住老华经常对咱们说的话,要把咱‘南头’真正变成‘难斗’,不管敌人耍什么花招,我们一定要坚持斗争,决不维持敌人。眼下,困难是暂时的,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!”

全村在党支部的领导下,又展开了反维持斗争。不管鬼子抢劫,抓伕,就是在刀尖上过日子,也不给敌人一粒粮,一棵草、一分钱。

敌人没有吓倒南头,就妄图用武力来摧毁这块红色土地。

华国锋了解到敌人的新阴谋,就从高高的狐偃山的密林中下来,又来到了南头。在闪亮的松明子下,华国锋紧握着村长老郝的双手说:敌人要来“扫荡”,说明你们斗得好,祝贺你们反维持斗争的胜利。它又要来捣乱了。怎么办?我看也好办,现在咱有人有枪,它来就消灭它。我们要搞好空室清野,加强民兵组织,挖地道、暗窖,上狐偃山填井拆庙,让敌人没处住,没水喝,没粮吃。我们要把敌人放进来消灭!

华国锋的话,就像在南头人民群众的心中点亮了盏灯,心更明眼更亮了。

第二天,全村男女民兵在村子的后山梁上动工挖地道。华国锋敞开上衣,手抡镢头,与乡亲们共同劳动。经过十来天的努力,挖出了一条地道。这个地道一个口子通村中,一个口子通山上,有了情况,人、物就可以很快转移。此外,华国锋还组织家家户户挖暗窖,埋粮食,成立南头情报站,日夜监视敌人的活动。他三天二夜不休息,组织民兵填了山上的深井,拆了拥有一百多间房子的狐偃庙。所有这一切,为消灭日寇创造了良好的条件。

八月的一天,天还不亮,日本鬼子和伪军向南头猛扑过来,妄想拔掉这根钉在他们心脏里的钢钉。华国锋早已作了安排:少部分民兵掩护群众从地道向山上转移,大部分民兵配合正规部队埋伏在沟塄里、山岗上。一会儿,鬼子和伪军朝村里扑来了。等敌人一进火力圈,战士和民兵们就猛烈射击,一颗颗手榴弹飞向敌群。顿时,敌人大乱,丟盔卸甲,东碰西撞,喊爹叫娘,死的死,伤的伤,有口气的也溜回去了。

打这以后,日伪汉奸不敢轻易进犯南头,相反,南头却成了我们主动出击敌人的游击基地。一九四三年以后,南头先后是交城县委、八分区医院、三区区委,县立小学、县贸易局所在地,文交支队等许多抗日部队不断驻扎过。华国锋建立的南头抗日根据地,为民族解放事业作出了贡献。

华国锋在建立和巩固交城抗日根据地的斗争中,怀揣毛主席、党中央的指示,走遍交城山山水水,村村寨寨。交城的土路山径,响着华国锋的有力足音;交城山的土屋窑洞,荡漾着华国锋的亲切教诲!华国锋开辟的村又一村抗日根据地,联成一片,成了交城人民对敌斗争的依托和中心,巍然挺立在民族斗争的风暴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