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国锋纪念网 > 人生往事

华国锋慰问辽南震灾的往事:视察震后的鞍钢

2019-01-10来源:历史文档编辑:国锋伟业

华国锋到鞍钢,是在不平常的一九七五年二月九日。这天,刚下过雪。天嘎嘎冷,西北风打着旋、扭着劲、嗷嗷地叫着刮着,刮到人脸上,就像小刀子割的样;这天,营口、海城包括受强震波及的鞍山地区,余震还在不断发生,小震最频几分钟一次,大震随时都可能发生;这天,是个星期天,又是农历大年除夕的前一天……但,就在这一天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国务院副总理华国锋率领中央慰问团,不辞连日来在营口、海城地震重灾区连宿隔夜奔波的劳累,一早,就风尘仆仆,来到了鞍钢……


(一)


华国锋率领中央慰问团,乘一辆普通的中客汽车,来到了鞍钢二初轧厂。他,身穿旧棉军大衣,普通蓝裤,头戴黄军帽,脚着黄胶鞋,高大魁梧的身材,和蔼可亲的面容,第一个从车上走下来。

厂领导请华国锋和慰问团的同志到厂部小会议室休息一下,暖和一下,但华国锋笑着谢绝了,他要马上到车间去。

这个厂,地震中,由于震坏了煤气管道,暂时停产,工人们正在赶班抢修。车间里,由于地震,房巴上,钢梁上,十几年来积下的灰尘,抖落了下来,足有一、二寸厚,一踩“噗哧噗哧”直冒“烟”!再加随着余震,灰尘还在纷纷扬扬往下落,一时间,整个车间,简直成了个灰尘的世界!

厂领导考虑到这一点,考虑到暂没生产,就向华国锋建议说:“是不是就不到车间去了吧?”接着,他汇报了车间的情况。但,华国锋还是带头走进了车间!

车间里,烟尘像下“雾”一样。华国锋不管这些,不时仰起头来,迎着震情和尘埃,仔细观察厂房震没震坏?每走到一台设备前都要停下来看一看,摸摸,和正在检修的满手油污的工人同志紧紧握手,亲切问候,详细询问生活和生产情况……

华国锋仔细地观察以后,兴奋地走出车间。工人们凝视着他那高大的身影,心情无比激动。这个说:“这样的环境,中央首长还亲自深入车间岗位,真了不起!”那个说:“这样的环境,中央首长还亲自来看望咱们,问寒问暖,毛主席、党中央对咱们真挂心哪!”

是的,华国锋就是像毛主席所教导的那样:深入实际,调查研究,关心群众。哪里脏,哪里苦,哪里危险,哪里最需要,他就在哪里出现!

华国锋来到鞍钢氧气厂。氧气厂的领导同志知道华国锋时间很紧,还要到很多地方视察,还要到公司开会,还要听取汇报,明天一早还要返回海城,就一再汇报:本厂一直坚持生产,工人生活也做了安排,群众情绪很好,请首长不要挂牵……但华国锋还是要亲自到车间去看望工人,了解情况。

当华国锋走到三车间一号制氧机室楼下时,厂党委负责同志想:这个楼四角已经震坏,山墙已经裂缝,余震还在不断发生,天棚上不时往下掉渣块,很不利于首长安全,就刹住脚步,对华国锋说:“不要上去了,这上面危险!”

谁知,华国锋听到“危险”二字,反倒笑了,说:工人同志能在上面坚持生产,我们就不能上去看看?说完,毅然健步登上了楼梯!

听着华国锋这段话,望着华国锋率先往楼上走,厂党委负责同志,心里不禁热浪翻滚,赶紧追到了华国锋身边,保护他的安全……

华国锋来到楼上,由于这里机器正在运转,声音较大,省委一位领导同志就高声向大家介绍:“华国锋副总理率中央慰问团看望大家来了!”

工人们一听,中央首长不顾个人安危,深入车间现场看望自己,不约而同,“哗”地鼓起掌来。这掌声像雷鸣一般,压过了机器的轰鸣,在宽敞高大的厂房里回荡,久久不停。由于说话不便,工人们用这掌声表达他们对毛主席、党中央的由衷感激,表达他们对代表团同志的敬意!

华国锋摆手示意大家静下来后,深情地说:同志们辛苦了!车间里又一次响起了雷鸣般的经久不息的掌声。此刻,华国锋见工人们都戴着柳条帽,采取了一定的安全措施,微笑着点了点头。待静下后,华国锋一边紧紧地握着工人冯玉山的手,一边关切地问:家里怎么样?房子受到地震破坏没有?睡觉的地方安全不?”

冯玉山听着,只觉得心里猛的升起一股热流,涌到了嗓子眼、眼窝子。他嘴张了好几张,但没有说出话来,停了好一会儿,才用颤抖着的声音说:“我家里可以住,睡觉的地方很安全,请首长放心。”

华国锋放心地点了点头,接着,又关心地问冯玉山工作几年了?操作技术掌握没有?故障能否处理……

冯玉山一一作了回答。心里热浪翻滚:亲人啊,您关心我们的学习和成长,问遍了衣食住行、油盐柴米,您把我们工人的一切都挂在心上啊!

冯玉山感到无比幸福,当即代表大家向华国锋表了态。晚上下班回到家里,他马上召开了家庭会,讲述了见到了华国锋的幸福情景。一家八口、老少三辈,面对毛主席像表决心:坚决以狠抓革命猛促生产的实际行动报答毛主席、党中央的无比恩情……


(二)


华国锋一心挂着工人,充分相信和依靠工人群众。慰问团来到炼铁厂。一下车,华国锋就径直朝九高炉奔去。

九高炉刚刚出过铁,工人们都在收拾现场,没料到,猛抬头,中央慰问团已经来到了这北风呼啸、烟雾蒸腾、哧啦山响的高炉炉台!当厂领导介绍“这是华国锋副总理,这是中央慰问团的同志”时,大伙都想上前握手,但一看自己的手除了灰就是汗,正要擦一擦,华国锋却快步走向前去,一边和大家亲切握手,一边微笑着亲切地说:毛主席、党中央派我们看望大家来了,同志们辛苦了!

在这震后寒天,在这抓革命促生产的最前线,工人们握着毛主席派来的亲人的温暖的大手,听着这滚烫的话语,心潮卷起万丈巨澜,群情激昂,顿时,出铁场上一片沸腾!

华国锋向炉台口走去。在这儿的青年工人、团支部书记关恩元刚刚放下出铁的长钎,华国锋就一下子拉起了他满是茧疙瘩的手,紧紧地握着,慈祥地瞅着他流汗造成的满是灰道子的脸。

厂领导走上前介绍说:“这是小关同志。小关同志是厂团委委员、青年标兵、‘小老虎’,家住在海城,房子震坏了,但他一直坚守在炉旁。”华国锋非常高兴,把小关的手攥得更紧了,同时用另一只手拍着他的肩头说:小关同志,你不愧为青年小老虎,你为人民做出了很大贡献!我代表毛主席、党中央,支持你的革命行动!

这是多么大的关怀,多么大的支持,多么大的鼓舞啊!小关这个在发生强烈地震时脸不变色、心不跳的刚强小伙,此刻,只觉得热血像炉膛里的铁水一样沸腾,不禁流下了热泪。他仰望着华国锋,心里说:敬爱的首长,作为一个共青团员、一个工人,我仅做了我应当做的一点事情啊!可是,您就给了这样高的评价,这么大的支持!这是毛主席、党中央对我们炼铁工人的最大关心爱护啊!他更加握紧了华国锋温暖厚实的大手,无限激动地说:“感谢毛主席、党中央的关怀,我们一定要多炼铁、炼好铁,报答毛主席、党中央!”

党的支持、爱护和温暖,使小关想起了在“火线”上抓空写的入党申请书,揣在怀里还没来得及交给党组织。于是,他嗖地掏出了入党申请书,双手递给了站在旁边的厂党委负责同志。

小关交给党组织的不仅是一份申请书,也是一颗火热的红心!华国锋目光炯炯的注视着小关的申请书,从厂党委负责同志手中接过小关的申请书,用双手捧着,不顾炉台高,寒流急,从头仔细看了起来!越看越高兴,脸上呈现出满意的笑容。当看到申请书上写的战天斗地、坚决夺取抓革命促生产新胜利的钢铁誓言时,华国锋欣喜地瞅着小关说:你写得好啊!这不光是你一个人的决心,你代表了鞍钢二十万职工的心愿啊!我们一定要把你的决心带回去,带给毛主席,带给党中央,我们等着你的胜利消息!说完,就把那份申请书细心叠好,珍重地放进了大衣兜里……

炼铁工人们都无比感动:亲人啊,您对一个普通青年的进步要求、革命决心是何等重视啊!您对我们工人是何等相信、又寄予多大的期望啊!

小关这个贫下中农的后代、年轻的炼铁工人,激动得再也找不出恰当的语言来表达他对毛主席、党中央的深厚无产阶级感情了。他感到这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,要永远铭记这个时刻,永远鼓舞自己前进。

在小关和工人们沉浸在无比幸福之中的时候,又一个喜讯传来了。领导通知小关:华国锋副总理邀请他过午一点钟到公司参加会!小关激动得连午饭都没顾得吃,劳动服没顾换,就蹽到了会场。开会时,华国锋亲切地拉小关坐在自己的身旁,带头鼓掌请他发言。当他讲到“山摇地动无所惧,誓死跟党干革命,大震不停产,小震不减产,震后创高产,国家计划提前完”的坚强决心时,华国锋高兴地又一次为他鼓起掌来,夸他的发言“有气魄”,“听了很高兴”……

亲人啊,您是多么支持我们大干社会主义,多么爱护我们大干社会主义的积极性啊!小关无比激动,一散会,就立即返回炉上,和同志们一起,甩开膀子拼命干起活来。华国锋的支持和鼓舞,唤起了工人们更大的社会主义积极性!


(三)


华国锋率领中央慰问团,从炼铁厂来到第一炼钢厂的时候,见到这个厂的老干部、党委副书记聂文厚头戴柳条帽,身穿炼钢服,身上油渍麻花,脸上满是灰汗,俨然像个炼钢工。华国锋十分高兴,一把抓住老聂的手,握着,颠着,说:共产党的干部就得这样,这样好,这样可以和工人打成一片!

这是多么深切的爱护、巨大的鼓舞、明确的指引啊!聂文厚激动得没法,他看看华国锋的脸,觉得这样和蔼可亲,像个老首长!他攥攥华国锋的手,感到这样温暖有力,像工人阶级的手!他品品华国锋的话,越品越觉语重心长,无比亲切…

直到华国锋说要到炉上去看望工人同志,并已迈开了步子,他才恍然想起应该请华国锋和代表团的同志先到办公室坐一会儿,喝口水,暖暖身子,可是,华国锋已向车间走去……他赶紧跟了上去。

走到平炉车间楼梯口时,老聂见楼梯又高,又陡,又滑,要搀一搀华国锋。华国锋笑着说:不用,我身体很好!说着,就与大伙一起,唠着嗑儿,咚咚登上平炉台。

到了八号炉,工人们正准备出钢,华国锋不顾烟熏火烤,立即上前,亲切问候,好似亲人,胜似亲人。霎时,炉台上好像起了东风,人们感到无限的温暖!

“当当当”—出钢了。华国锋连忙赶到炉后看出钢。他在靠出钢溜子仅有两三步远的地方凭栏伫立着,看着平炉“吼”着倾斜过来了。看着工人冒着高温在打出钢口,大头鞋踩在溜槽上哧哧冒烟!看着吊车拎着大罐隆隆驶过来,吊车司机冒着热浪、粉尘、烟雾往下瞅着,寻找着落罐的准确位置……

出钢口打开了!桔红色的钢液溅着金花,喷着灼人的热浪,瀑布般奔泻入罐。入罐时不时溅起更多的钢花,有时钢花竞“射”出几丈高远!落下来后往往还是红的……

炉长带领工人冒着热浪,咬着毛巾,顶着火星,穿梭般往钢水罐里扔“脱氧剂”。每扔一包,就卷起一团呛人的烟雾,每扔一包,就得靠近一次千度以上的出钢槽和钢罐,一串串汗珠就噼噼啪啪洒在炉合上。

聂文厚想:华国锋站这么近,甭说烟雾呛鼻子,粉尘迷眼睛,单是火烤,就受不了。因为一般人乍到这里,辐射热刺到脸上,立时就会像针扎似的疼痛!所以,等出完一罐钢后,他就向前对华国锋说:“是不是到别处看看,这里怪热的。”

华国锋听后纹丝未动,微笑了一下说:“我再看看!”说完,扭过头去,继续屹立在那里,迎着炙人的热浪,凝神注视着钢水、钢罐和顶着烈焰作业的工人同志,看得是那样认真,微蹙双眉,在思考着什么……

敬爱的华国锋,您冒着高温、烟雾、火花、粉尘和各种杂音在思考啥呢?一定是和钢有联系的有关国家前途和命运的大事——是不是工业以钢为纲的问题?是不是钢和实现“四个现代化”的关系问题?是不是钢和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关系问题?是不是钢和支援世界革命的关系问题?

华国锋一直看了二十多分钟,直到这个炉子的三罐钢全部出完,才回过头,对老聂、工人和代表团的同志深沉地说:出钢不易啊!

“出钢不易啊!”虽然具有五个字,但分量却无法估量!听着这体贴的话语,在炼钢厂工作了几年的聂文厚,深情地望着华国锋,正要对他说什么,只听他又语重心长地说:钢这个东西很重要,希望你们多炼些钢!

听了这话,老聂和工人们都深深地点了头,嘴上没说啥,心里却都说:华国锋副总理,您的话说到我们心坎上了!我们刚才想的也正是钢的重要性,我们刚才要对您讲的也正是“多炼钢,炼好钢”这话呀!

当华国锋视察到六号炉时,聂文厚指着这座炉子说:“一九五二年十二月十四日,这个炉子出第一炉优质钢、创炉底利用率全国最高纪录时,毛主席曾经给这个炉子的同志来过信,表彰过他们。”

华国锋听后无比高兴,微笑着点了点头说:你们是有光荣革命传统的,希望你们发扬革命传统,为发展钢铁工业做出更大的贡献!

华国锋的亲切话语,当即引起了聂文厚的共鸣和联想:是啊,毛主席时刻关心着鞍钢的革命和生产,亲自为我们批示了“鞍钢宪法”,亲自给我们来过电报来过信,一次又一次地接见我们的代表。今天,华国锋又亲口嘱咐我们要发扬光荣革命传统!

想到这,聂文厚用双手握着华国锋的手,满怀激情地说:“请您放心,请转告毛主席、党中央放心,我们一定要高举‘鞍钢宪法’光辉旗帜,走‘工业学大庆’的道路,坚决为发展我国钢铁工业做出更大贡献!”

华国锋听了高兴地笑了,笑得是那样慈蔼,那样给人以鼓舞、信心和力量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