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国锋纪念网 > 人生往事

华国锋慰问辽南震灾的往事:关怀抗震救灾的子弟兵

2019-01-10来源:历史文档编辑:国锋伟业

一九七五年二月四日十九时三十六分,海城、营口地区发生了强烈地震。海城驻军某部全体指战员不顾自己受灾,冒着生命危险,火速向灾情严重的地方奔去,抢救人民的生命财产……

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党中央对灾区军民极为关怀,立即向灾区军民发来了慰问电,派来了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国务院副总理华国锋为团长的中央慰问团。

在紧张的抗震救灾中,华国锋同灾区军民一起战斗了七天七夜。华国锋冒着余震的危险,深入灾区,亲临现场指挥,鼓励指战员发扬我军光荣传统,为人民立新功;华国锋深入部队的营房,每到一处,和战士促膝攀谈,问寒问暖。华国锋关怀部队建设,关怀战士疾苦,给指战员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。他们激动地说:“华国锋同志坚决地贯彻毛主席的革命路线,他和战士心连着心,把毛主席、党中央对灾区军民的关怀,送到了每一个战士的心坎里。”


(一)

强烈地震后的海城大地,寒风凛冽,滴水成冰。一天,警卫战士任玉福在抗震救灾指挥车旁,机警地给中央慰问团的首长站岗。寒风穿透了他的棉军装,他觉得浑身发冷。这时,一个身材魁伟的人,健步向任玉福走来。

望着他那蔼然可亲的面容,任玉福一下就认出来:啊!是华国锋副总理。

华国锋走近前,关切地问道:“站岗怎么没穿大衣呀,你的大衣呢?”

“给一位受灾的老大娘穿了。”任玉福用立正姿势回答说。

华国锋高兴地点了点头,又指着他的住处,说:“你到那里去,把我那件大衣穿上。冬天站岗要穿大衣,要多活动些,注意爱护身体。”

这亲切的话语,像一股暖流,顿时,流遍了任玉福的全身,流进了心窝的深处。他望着华国锋高大背影,眼里含着晶莹的泪花,不禁心潮起伏:“华副总理啊,您真是毛主席派来的亲人啊。您关心、爱护战士,就连战士没穿大衣,你都挂在心上啊!”

华国锋对待战士可真是体贴入微,细致周到,甚至谁都想不到的地方,他也替战士想到了。有一次,华国锋和战士张远富攀谈起来。话题一下子转到穿大头鞋的问题。

“穿鞋当然得穿正可脚的喽。”小张似乎满有把握地说。

华国锋略微摇了摇头,关切地告诉小张:“穿大头鞋要稍大点儿,脚在里面能活动开,利于血液流通”。又说:“每天晩上要把鞋子烤干。脚怕冻,冻了一次,年年要犯呢。”

小张听了,顿时感到心里热呼呼的。他想,这位首长可真是咱战士的贴心人,处处都替战士想到了。后来,他才知道和他唠喀的这个人就是华国锋副总理。他感动得不知说啥是好,一想起华国锋慈祥的面容,亲切的话语,就觉得有一股使不完的劲头。

有一次,华国锋在申副师长的陪同下,来到某团三营看望部队。

面前是一排排临时搭起来的窝棚,凛冽的寒风吹得棚布呼啦啦的响。华国锋看到一顶用床单围起来的挡风棚时,便心疼地说:“天这么冷,这怎么行啊?你们要想办法,一定要解决好防冻棚问题。”

申副师长介绍说:“这个部队受灾很重,营房多数倒塌了。他们把救灾帐篷优先拨给了重灾区人民。指战员们整天忙于帮助群众抢险救灾,自己的事还未来得及安排。

华国锋满意的点点头,并指示说:“侦察连工兵一连,一些战斗在重灾点的连队,都要分给几顶帐篷。”

正谈着,天空又飘起了清雪,北风刮得更紧了。华国锋问:“这几天气温多少度?”

“白天零下十六度,夜间零下二十二度。”申副师长回答。

华国锋十分关切地说:“这天气能不能冻坏人啊?做领导的一定要保证不冻坏一个群众,不冻坏一个战士,这可是大事啊!夜里可以烧些稀饭,烧点辣汤,战士执勤回来,喝点暖暖身子。”提起战士的冷暖,华国锋像有说不完的话,他又嘱咐说:“晚上太冷时要把战士叫起来活动活动,中午天气暖和时,再让战士好好睡一会儿。”

华国锋还对在场的人说:“打通腿睡觉可以防寒。这是咱们战争年代老传统,这是个好办法!”边说,边打手势,解释什么叫“打通腿”。

临走,华国锋一再嘱咐申副师长,一定要把战士的取暖问题解决好。

二月十日是旧历年三十,这天上午,华国锋率中央慰问团从外地视察回来,陪同的同志让他到帐篷里歇歇脚,可是华国锋心里老是惦记着战士们他没有进帐篷休息,就向部队驻地走去,边走边问:“战士是否全住进了防震棚,帐篷的取暖怎么解决的?”陪同的同志回答说:有小火墙、地火龙、火炉和方形炉四种办法。华国锋听了很高兴,便到各个帐篷一一察看。营房的简易房、帐篷里,炉火烧得正旺。华国锋用手摸摸火墙、地火龙,爽朗地笑了,连声称赞说:“好啊,好啊,还是群众有办法!”这爽朗的笑声,这热情的赞扬,像炉火,温暖着每一个战士的心房。

大年三十这天,工兵营三连连长葛荣阶接受了一项光荣任务:为中央慰问团驻地发电照明。他和三名战士忙活了半天,把发电车发动着,开始供电。葛连长到中央慰问团住处检查灯线。正当他查线挂灯的时候,忽听有人亲热地和他打招呼:

“小伙子,辛苦了!是那个单位的?”

“首长,我是工兵营的。”葛连长拾头一看是华国锋副总理。

华国锋问了他的姓名,又关切地问:“吃饭没有?”

“吃了!”葛连长回答。

“吃的什么饭?”

葛连长答道:“大米饭。”

华国锋有点惊疑地问:“怎么没吃饺子呢?”葛连长说:“明天早上吃饺子。”

中央慰问团一位同志解释说:这里的习惯是旧历初一吃饺子。华国锋亲切地对葛连长说:“你得在这吃饺子!”葛连长推托要走,华国锋说:“一定要吃!”

这时服务员把热气腾腾的饺子已经端来了。华国锋把葛连长拉到座位上,拿着筷子等他。葛连长激动得不知说啥是好。他把手里的电工钳子和一卷胶布放在饭桌上,用沾满灰尘油渍的手拿起了筷子。华国锋先夹了一个饺子放进葛连长的碟子里。葛连长边吃边想,华国锋副总理真是处处把群众摆在头里,平等待人,多么和蔼可亲哪!

葛连长吃了一会儿,便放下了筷子,说:“首长,我吃好了。”华国锋关切地说:“怎么吃那么几个,青年人应该多吃点嘛!你们很辛苦啊!”葛连长回答说:“我们做得还很不够!”

当葛连长离开指挥车时,华国锋一直把他送到门口,并嘱咐身边的一位同志:“他们很辛苦,食宿问题要妥善安排一下。”

华国锋和葛连长他们吃完饭,又率领慰问团冒着刺骨的寒风到农村看望群众去了。葛连长望着华国锋远去的背影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:华国锋副总理,您对群众,对我们工作人员真是关怀备至,体贴入微啊!

华国锋与战士心连心,战士与华国锋心心相印。除夕,华国锋从重灾区回到抗震救灾指挥车时,已经很晚了,他不顾一天的疲劳,立即召集驻军领导汇报抗震救灾情况,汇报到深夜十点多钟,华国锋说:“天不早了,就在这里过个年吧。”

可是,端上来的却是普通面条。

除夕晚上吃一顿普通面条,是多么不普通啊!从华国锋住地回来的路上,一顿普通的面条,在每一个人的脑际里回荡。大家以为华国锋副总理没吃上饺子,议论了一阵,决定:包饺子送去,一定让中央慰问团的同志吃上饺子。

消息传开,机关的干部战士纷纷来到伙房。从领导到战士,从管理员到炊事员,剁馅的剁馅,和面的和面,不到一个小时饺子就包完了。部队首长为了不打搅中央慰问团首长的休息,指派管理科副科长马兆安同志送去,并嘱咐不要惊动华国锋副总理。

马副科长他们来到中央慰问团住处,把饺子放下就要回去。可是,那位负责接待的同志听说是给中央慰问团送的饺子,便对马副科长说:“你们等一等,我去向华团长汇报一下。”

听说要惊动华国锋副总理,马兆安赶忙拉住他的手,一再说:“这点小事不要打扰首长啦,你就收下吧!”那位同志解释说:“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向首长汇报……说着便向车厢里面走去。一会儿,那位同志回来了,笑着对马兆安说:“华国锋副总理要接见你,海城县委领导汇报都中断了,你快去吧!”说着,便拉起马兆安的手,一同向会议室走去。马副科长一进屋,华国锋便站了起来和他亲切握手,满面笑容地对他说:“好啊,部队也受了灾,还想到慰问团,你们心意我们收下。”握着宽厚温暖的手,望着和蔼可亲的面容,马兆安有说不出来的高兴。当听到“收下”二字,他心里才落了底。可是,华国锋转过脸,又对大家说:“饺子转送给受伤住院的人民群众好不好?”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说:“好!好!”

遵照华国锋的指示,马兆安便和中央慰问团的一位同志,把饺子送给了附近的一二一野战医院的伤员了。

当伤员们得知饺子的来历时,激动得热泪盈眶。


(二)

一九七五年二月六日,强烈地震后的第二个白天。余震还在继续,大地还在抖动,凛冽的北风搅着雪花,打在人们的脸上,像针扎一样的疼痛。驻军侦察连、工兵一连正顶着严寒在海城县招待所抢救受难的阶级弟兄。强烈地震刚一过,他们接到命令便火速赶到县招待所。他们冒着生命危险,已经抢救出十七名群众了。

华国锋一到海城,听说县招待所受灾最重,部队正在抢救,便立即来到了这里。

县招待所是一座“山”字形的三层楼。主楼虽然遭到严重破坏,但还没有完全倒架。两旁的副楼从上到下落了拍子。战士们正在废墟上打洞子抢救人。

华国锋和慰问团的同志踏着破碎砖瓦,走到抢险战士跟前,和大家一一握手,亲切地问候:“我代表毛主席党中央来看望大家,同志们辛苦了!”

“感谢毛主席、党中央的关怀!”口号声、欢呼声,此起彼伏。这声音响彻云霄,在倒塌的招待所里回荡……

这时,从抢险的洞口里出来一个人,浑身泥土,冒着热气,脸上有几道划破的伤痕。他,就是侦察连长陶连平。望着华国锋正和战士谈话,他刚想上前,可是低头一看自己浑身上下,两只手又脏又有味。正在犹豫之间,华国锋急忙走到陶连平跟前,向他伸出宽厚温暖的手。陶连平赶忙将双手往棉衣上蹭了蹭,便紧紧地握住华国锋的手。这热呼呼的手,温暖着战士的心啊!激动的泪花在陶连平眼眶里直转。

华国锋语调沉重地问了一句:“这里的情况怎么样?”简短的问话,充满了多么深厚的关切啊,陶连长立即将情况简要地作了汇报。当了解到他们已经抢救出一些群众时,华国锋高兴地说:“你们干得好!你们辛苦了,我回去向毛主席给你们请功!”接着,华国锋关切地问道:“现在洞子里抢救的是谁?还得多长时间能抢救出来?”

“是海军某部队农场场长王庆山。还需要两个小时。”

华国锋叮咛说:“要注意安全,抓紧时间。”

华国锋来到抢险洞口,扶着断壁,弯着腰,细心地向洞里查看……

这时,街上的广播喇叭里又喊了起来:“同志们注意!同志们注意!八点到十二点,还有较大的余震。”

可是,华国锋似乎没有听到,继续观察洞里的抢救情况。

指战员们都为华国锋的安全,捏着一把汗。因为他的身旁就是一堵四米来高的断墙,那怕是很小余震,也会使它倒下来。

华国锋从容镇定,纹丝不动。听到洞内传出的叮叮当当的响声,华国锋问道:“现在是谁在洞里抢救?”

陶连长回答:“共产党员陈晓东。他在洞里已经坚持十三个小时了。”

华国锋又嘱咐说:“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

接着,华国锋对陪同视察的肖文泉师长说: “还要连续作战,有百分之一的希望,就要做到百分之百的努力,要想尽一切办法,把阶级兄弟救出来。一定要对人民负责。”

这铿锵有力的声音,与其说是命令和严格要求,莫如说是无比的信任和鞭策。肖师长激动地表示:“决不辜负中央首长的期望,一定以实际行动回答毛主席、党中央的亲切关怀。”

肖师长的话,说出了全体指战员的心声。

华国锋副总理的指示,激励着指战员们在抗震救灾中,发扬我军勇敢战斗,不怕牺牲,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的作风。

当晚,华国锋从社、队视察回来,不顾疲劳,便找部队领导来汇报情况。申副师长一进门,华国锋头一句话就问招待所大楼抢救进展情况。他焦急地问道:“王庆山同志抢救的怎么样?”申副师长声调低沉地说:“由于伤势过重,牺牲了。”

华国锋沉思了一会,斩钉截铁地说:“招待所大楼抢险一定要加快速度,只要有活的,就要千方百计地救出来,要争分夺秒,要快!”

“我们已经采取了措施,加强现场组织指挥,又增加两个连的兵力,调来了吊车、拖拉机……”

听了申副师长的汇报,华国锋满意地点头说:

“是啊,一定要对人民负责!”

“一定要对人民负责!”这几个大字,铭刻在部队指战员的心中,激励着他们发扬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,去夺取胜利。经过五昼夜的艰苦奋战,终于胜利地完成了招待所的抢救任务。

二月十日下午三点半,华国锋又一次接见了侦察连代表陶连平和陈晓东。

两个人一进帐篷门,华国锋就认出来了,高兴地连声说:

“你就是陶连平同志,你就是陈晓东同志”说着上前一手拉着陶连平,一手拉着陈晓东,在草垫子上坐下来,关切地问道:

“全连的同志们都好吗?”

陶连长回答:“都很好。我们全连指战员向中央慰问团首长们间好。”

华国锋微笑着点了点头,又拉过陶连平的右手,仔细地看了一会儿,只见手上裂开了几道口子,中指也磨破了,两块贴在伤处的胶布也都渗透了血迹。看完陶连平的右手,转身又把陈晓东的左手拉过来,亲切地抚摸着他那已经磨破了的手指头。此时此刻,小陈和陶连长就像是在自己父母跟前一样,两眼含着泪花,本来有好多话要诉说,可是却不知说什么是好。

接着,华国锋问起抢救人的情况。他俩把连续奋战一百一十多小时抢救王庆山的经过,作了汇报。华国锋听了非常高兴,一连说了两遍:“你们干得好,你们为人民立了功。”还勉励大家:“要谦虚谨慎,戒骄戒躁,把今后的工作做的更好,不断为人民立新功!”